英国杰出校友

赵晶 | 提赛德大学

赵晶,2015年毕业于英国提赛德大学电视电影制作专业,其毕业作品获得“英国皇家学会最佳学生短纪录片奖”。

赵晶作为一位电视纪录片制片人,主要负责国际联合制片项目。她曾参与制作20多部纪录片的制作。这些作品通过如BBC、UKTV、中国中央电视台、探索频道及国家地理频道等渠道,在150多个国家播送。曾看哭无数华人、刷屏网络的BBC纪录片《中国春节》,赵晶就是中方制作人之一。

在英国学习期间,赵晶认为宝贵的实习和实践经历让自己更加了解国际合拍纪录片制作领域,并通过这些实践工作让她积攒了宝贵人脉。这些都让她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变得更加自信。赵晶希望借助电视纪录片这个平台,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

请介绍一下自己。

赵晶:我学的是电视电影制作专业,入学是2012年,很荣幸能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能够坚持在电视电影行业工作。我的兴趣爱好是旅行、胶片摄影和木工等。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热爱。当时,家人担心我之后会因为家里没有影视方面的关系而找不到工作,但最终还是尊重我的决定。现在我在这个行业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也朝着这个方向积攒人脉,结交朋友,拓充知识,积累名声,希望能参与到更多有意义、有意思的项目中去。

为什么会来这里留学?

赵晶:其实我原来在国内学的是数字传媒,其实是偏于平面设计方面的,后来我看到一张TV Studio的照片,我的心一下就沸腾了,我说我一定要去,哪怕从大一开始重新读我也要来。

来之前,我在地图上都找不着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真的很小。但是,来了以后我发现,它小也有小的好处,因为跟老师、导师和同学之间的关系就特别近,在学校走一圈,碰到导师,导师都知道我在做什么事情,知道我做什么课题,他会问你这个课题进行得怎么样,会给一些建议,这让我觉得更温暖。

在来之前,我也看到国际学生的满意度比较高,比如:走在市中心,见到谁都可以打招呼,感觉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一下拉得很近。我在北京长大,是属于城市里的孩子,来这边有不一样的体验。

很多人都会说,来到英国乡村里面,生活会变得很无聊,觉得每天无所事事。但是我觉得这是学生对自己的要求不一样,我当时就觉得一点儿都不无聊,我的生活丰富多彩,安排得很满,没有无聊不无聊这种事。缺朋友吗?一点儿都不缺,因为你在跟不同的人工作的过程中,认识了好多人、好多朋友。

可能我们这个专业实操性的课程多一些,所以70%的时间都是学生自己支配的,很可能这70%你就直接去玩了,或者去打工或者做什么。我觉得,你把它用到真实的地方,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去做实际对你之后有用的事情,这个是非常好的。

我那会儿去北京电影学院跟年轻人沟通,也给他们提了这样的留学建议。

介绍一下提赛德大学和你的专业。

赵晶:提赛德大学的一个特点,是会让学生融入真实的行业,这样对学生之后的事业发展也会有帮助。

学校会跟制作公司、BBC以及很多播出平台建立很好的关系,一旦他们开放实习机会,就会找到学校,学校会对学生进行一对一的帮助。比如:学生可以找负责实习工作的老师Claire,告诉她自己的兴趣所在,告诉她自己想做什么、自己的能力在哪里。如此一来,Claire就会了解学生的特长和特点,会在所有的实习机会当中,为这个学生挑选推荐合适的项目。

介绍一下你的老师们。

赵晶:我不仅仅把他们当成学校的老师,而是首先把他们当成我人生的导师,因为我在那个时间出现的很多问题,都是他们来跟我沟通、帮我解决的。

还有,我把他们当成我的电影导师,而不仅仅是导师这样一个角色。他们作为电影人,给了我很多非常有价值的建议,所以我非常幸运,有Lucy和Dan这样两个非常优秀的电影人,给我提出很多专业性的意见。

我的毕业作品获得了英国皇家学会最佳学生短纪录片奖,Lucy是我的导师之一,另外一个导师是Dan,他们两个对我这个作品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当时,Lucy说我的那个作品不仅仅是一个学生作品,更像是一个专业的电影。

介绍一下自己的实习经历。

赵晶:当时我的老师Mark给我推荐了一个去制片公司实习的机会,那个制片公司在利兹,名字叫true north(中文名:真北制片公司),他们做一些关于中国的项目,我就给他们发了很多邮件,多次自我推荐。

去了以后,一开始是做英国一些CBBC的一些节目,因为他们只给每个学生一个礼拜的实习机会,所以我在那一个礼拜里,就每天给不同的人倒茶,跟不同的人聊天,让他们认识我,让他们觉得这个人眼熟了。

这时有一个制片人找到我说,我们正在做一个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你下周有没有时间继续过来,帮我做一些前期调研的工作。我非常激动,就说有呀有呀。我觉得一般的学生都只有一周的机会,我居然有了另一次机会,还挺兴奋的。当时要每天坐火车从这儿去利兹,坐最早班的火车过去,坐最晚班的火车回来,每天可能只睡四五个小时。第二周的时候,我就开始全身心投入到那个新项目里,在那个过程中,我是全公司最早上班、最晚回家的。

在那期间,我认识了这个项目的导演,他对我当时做的一些选题、文件特别满意。那时他就问我,你要不要再来一周?可是那时赶上暑假,我要回国了。他说那正好,我们在中国要开拍了,你要不要过来给我们当助理呢?我一下就进入了一个真实的纪录片拍摄机组。那也是我第一次参与到一个真正的项目中去。可能是机遇,但也是我把这个机会好好抓住了,在中国的这个项目中,我也做了他们所有采访的翻译和后期协助工作。之后,我跟他合作过很多次,到现在都保持着联系。

我也通过他认识了其他的很多剧组、导演,人脉一下就拓展开了。我觉得这是我进入这个行业的一个初始点,所以我一直记着Mark这个人。我刚才一直跟他说,我特别感谢你当时给我这个机会,把我介绍给这个制片公司的制片人,因为那是我事业的开始。

在英国学习和生活期间,你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如何战胜的?

赵晶:当时快毕业的时候,对于每个中国学生来说都有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留在英国,如何在英国找到一份很好的职业。我当时就愁的很。

后来我跟Claire聊,我怎么能留在英国呢?她的话对我来说犹如醍醐灌顶。她给我提建议,想留在英国你可以怎样怎样做;她还说了一番很重要的话,就是不要把你的脑子局限于留在英国,你可以去全世界各个地方工作,你回国内找到一个相关的工作也是没问题的。

她当时一下就把我的视野开拓了,我发现其实回到国内以后,我也是在跟英国的剧组和全世界各地的剧组工作,这个工作签证能否拿到,不是那么重要了。

你还有遇到过其他的什么挫折吗?

赵晶:我的自愈能力非常强,所以还好。

有一个事情,就是我在大二做个人作品集的时候,真的是把自己安排的太满了,属于超负荷状态。我记得那时候我又要打工,还要做个人作品集,兼两份工,一个是在美甲店工作,还有一个就是晚上去夜店给人家拍夜店照片,给人家做钥匙链,这样就把自己搞的特别累,有时候就有那种要崩溃的情况。但我是属于睡一觉就好了的那种,所以还好,没有什么太大的挫折。

其实压力都是自己给的,导师在这方面给你的压力并不是很多,导师会偏向于鼓励更多一点。我发现英国的教学风格都是这样的,会对你先表示肯定,再指出你哪一点可以做的更好。

你是一开始就决定要做纪录片吗?

赵晶:我上学的时候并没有想着将来就做纪录片,是后来在工作当中慢慢找到方向的。

其实我除了做纪录片,有时候也会接一些广告或者真人秀,这种节目也做,不过基本上都是在跟国外的剧组合作,因为这样的话比较有我自己的优势,后来我发现自己还是更偏向于纪录片一点,因为纪录片可以接触到全国甚至全世界各地的人。而我是特别喜欢交朋友的一个人,到哪儿都喜欢跟人家聊。

而且,我喜欢每天都学到新知识,比如在各种调研的过程当中学到新知识,每天交到不同的朋友,这个是我非常喜欢的。即使纪录片挣的稍微少一点,但我非常享受。

广告可能是另外一个领域,它有它的好处,也有不适合我的地方,所以我最后慢慢就觉得,纪录片是我比较喜欢的。

能不能讲一点拍摄当中有趣的事情?

赵晶:前一阵有一个阿拉善沙漠的朋友来北京开会,他特地找我吃了个饭,我们就坐着聊天,回忆当时在沙漠里面拍摄的一些有趣、好玩的事。他是当地的一个向导,当时在沙漠里的拍摄环境是非常差的,拍摄工作非常困难,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后来在我临走之前快上飞机的时候,他给了我一盒八宝茶,我当时特别感动。因为我特别喜欢喝当地的八宝茶,但拍摄的时候没有时间去买,他就专门给我准备了这个,还给我准备了当地好多的特产。我就觉得,哎呀,真是一个非常让人温暖的事情,每个地方都有好朋友,这一点真是很好。

 

去年年底,你获得了“灵动青春”大奖,感想如何?这次回到提赛德母校,感觉怎么样?

赵晶:这次作为“灵动青春”的获奖者,我也是特别荣幸,也特别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从北京到伦敦,我的感受就是好像回家了的感觉。因为我在国内待的时间长了以后,我很想念这里小乡村的感觉,很想念这种好多人见面打招呼的亲切感,包括刚才见到老师的时候,每个人都给我很紧的拥抱,就是回家的感觉。感觉这边有很多人一直支持着我,虽然说毕业有两年了,这么长时间在外面做不同的项目,但是回来以后感觉这些人还是在我身边。

最后,你对留学生还有什么建议吗?

赵晶:我对留学生尤其是女孩还有一些建议。因为很多中国女孩非常受欢迎,包括我自己也是,大一的时候玩的很多,那时候是口语进步非常快的一个阶段,天天在各个场跑、玩。那时候觉得我突然自由了,因为我在国内就属于天天住在家里的,结果来这儿以后天天出去玩儿,交了好多朋友。

之前老师也跟我说,你要来英国上学,一定会去到不同的酒吧里,跟导师或者朋友聊天,结交朋友,那时候我就深深记住了这句话,并把它实践了,但是也由此吃过很多亏,被骗了或者是感情受挫。

后来我就跟这些女孩儿们说,一定要想好了,你要想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不要把那个目的走偏了,保护好自己,并且要会自我管理。